后发先至击向他的面门

时间:2019-02-01 00:34来源:未知 作者:纽约飞车计划 点击:
从远处看就像一个黑点。全村加起来没有二百口人。破旧的草屋,一座挨着一座。 中间弯弯曲曲的小道也算称为是路吧,有两米宽,高低不平,坑坑洼洼,上面满是猪牛的粪便。到处弥

  从远处看就像一个黑点。全村加起来没有二百口人。破旧的草屋,一座挨着一座。

  中间弯弯曲曲的小道也算称为是路吧,有两米宽,高低不平,坑坑洼洼,上面满是猪牛的粪便。到处弥漫着一种难闻气味......

  村子里有棵大树,非常*,需要四五个成年人伸长手臂合围,估计才能围过来,高约三十多丈,树参天茂密,把小村子大半个都庶挡住了。

  这棵树不知道多少年了,据村里老辈人讲,他们祖先迁到这里来的时候,这棵树就已经有了,而且就像现在这个样子。

  大树下,一个少年,赤着上身,躺在一个青石板上,闭着眼睛,一动不动,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  据说他出生那天,天降大雨,开始并伴有五色云彩,后来隐约有劫雷出现,一时间狂风大作,鸡狗不宁。

  第二天死了好多牲畜,全都是死于非命,据有人说,这些动物死前眼睛里充满了恐惧。像是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,也有的说是受到了什么可怕的诅咒。

  一时间,村里认为这个孩子是个灾星,不好养活,要赶紧弃掉,不然以后会克父亲。已经克死了母亲,甚至对全村都不好。

  但这个老实的父亲什么都没说,干巴的脸上异常平静,偶尔还会出现让人耐人寻味的笑容来,让人疑惑不解,但从此村人对王云一家是敬而远之。

  昏暗的小村终年弥漫着一层烟雾,把整个小村都包裹里去,但这种烟雾对村里人无害,相反许多人都说自从有了烟雾后,感觉人人精神气爽,一些常有的小病也很少发生了,

  村里人说,以前没有的,自从王云出生那晚才有的,并一直持续着,也不能知道能持续多久,看起来终年不散的样子。

  大树上不知道的鸟儿在不厌其烦的叫着,叫的人心慌,树下少年依然动也不动,还以为没有了气息呢。

  这个小姑娘大约有十来岁,只是穿着很破旧,一身花布衣衫,一看就很破旧了,还有的地方打着补丁。

  头上扎着两个小辫子,两个水灵灵的大眼睛一眨不眨的,应该是刚完烧饭,小脸上还有一道一道的黑灰汗水掺杂一起,像个小花猫一样。

  “咦,云哥你怎么了?”“你怎么哭了?”,此刻的王云脸上挂满泪珠,眼睛通红,不停起伏的胸膛显示出他很激动。

  原来小姑娘叫宏,“那是刚才哭什么啊,看眼泪还有呢”,小姑娘很认真的说,看来少年王云不告诉他为什么哭,她不会罢休的。

  据她说,她的父母是山里猎户,以打猎为生,有一次进深太远了,从次再也没有回来。

  后来王云爷爷看她可怜,就收留了她,小姑娘很可爱也很懂事,没事就帮爷爷干活,帮爷爷做饭。

  深山不可进,因为这深山里有一些不知名的怪兽和许多诡异的东西,宏的父母估计就是因为进山太深,怕是遭遇了什么不测了吧。

  好像还有传闻中的修仙者,法力无边,可以上天入地,无所不能,村人常看到极远处不时会有一道道霞光出现,还不时伴随着野兽的吼声。甚是吓人。

  反正山里人没有见识过外面的世界,都是道听途说来的,或者是老辈人传下来的,说话时脸上表情丰富,很神秘,还透着古怪。

  村里人都看他像怪物一样,开始小王云还不明白,后来听说自己的出生时的那些不详之说,还有克死自己父母的说法,让王云无所适从。

  他没有一个小朋友,每天都是自己一个人,有时小朋友还欺负他,打他,骂他,可他什么也不说,总是用自己弱小的身体挡下落下的拳头......

  后来小姑娘宏来了,不嫌弃王云,总喜欢和王云一块玩,云哥云哥的叫着,王云的的脸上也慢慢有了一点笑容,少年的心理总是很容易得到满足的,

  可王云很多时候一个人想一些事情,想自己的身世,自己到底是不是不详之人啊,为什么那么多人都这样说,

  王云别看只有十二岁,可不像同龄人孩子那样,长的比较瘦小,也许是营养不良吧,

  好像是得了一种重病,王云爷爷请了好几个大夫也没有看好,每个大夫看过之后都摇头,不是不能治,而是无从下手啊,从脉象上和病理上从所有的大夫都认为是正常的,

  可王云的父亲是一天比一天瘦弱。身体一天天变小,按道理说,人有病了,年纪老了身体会缩那么一点的,可王云父亲明显几天小一圈,

  这种怪事在村里传外后,更加认为王云是克死父母的灾星,只有王云的爷爷疼他爱他,关心他,照顾他。 想起年老的爷爷,王云的心就疼,爷爷年纪大了,又体弱多病,再加上自己不详的身世之说和村里人的眼光以及小伙伴们欺负辱骂,让弱小的王云心里埋下了阴影,

  “既然来到这个世上,我就好好活着,为了父母,为了爷爷,也为了自己,如果天要负我,我就逆天!如果神要负我,我就弑神!”

  抬头看着远处的破旧的小草屋,“嗯,爷爷和宏还在等吃饭呢,不知不觉沉思这么久,不知道宏妹等急了没有”

  正当王云正想转身时,身后响起讥笑起了的声音,刺耳的话语让王云不用想就知道是村里的小霸王王龙, 王龙家过的比较好,长的也人高马大,往那一站和眼前的王云一比,差了半个头,他们可是同龄人啊!

  看着王龙那神气活现,肥的流油的脑袋,王云突然想起过年时爷爷买的猪头肉,王云笑了,是笑了,不过细心的人能看出来,王云的眼睛里的笑有嘲笑,还有一丝阴厉一闪而过,

  按照以前的惯例,王龙打王云,王云是不敢还手的,没有多想的王龙举起拳头就向王云的脸上砸去,可王龙没有看见王云眼中闪过的一丝厉色。

  肥胖如猪的王龙倒在了地上,双手捂脸,不停翻滚。好像受伤很重的样子,王云还手了,

  是的,的确是还手了,而且出手很快,虽然王云很瘦小,但常年帮爷爷干活,下田,让王云的身体很结实,也很有力。

  从王龙在那一声小灾星的称呼后,王云就已经决定了不再受欺负,任何人都不能!

  没有防备的王龙,看着拳头要落到王云脸上的时候,心里已经想像王云倒在地上痛苦滚动的样子。

  可没有想到王云出还手,而且出手还很快,眼看着那只比他小一号的拳头,后发先至击向他的面门,

  平时养尊处优的王龙哪里躲得开,一击正着,王云并没有停止,像一只小豹子一样,骑在王龙那肥厚的身体上,拳头雨点般的落在那在不停反抗的身体上。

  “告诉你,以后不许叫我小灾星,我有名子,我叫王-云”王云手抓住王龙那比他*的脖了,举起的拳头没有再落下,而是盯着王龙,一字一顿的说,此刻王云眼睛血红,红的像要滴出血来,稚嫩的小脸上出现与你年龄不相趁的狠辣。

  现在的王龙完全没有开始时的嚣张气焰,眼睛里满是恐惧,脸上还流着血。在他的心里从来没有想到王云会有这么凶狠的一面。

  从小就欺负习惯的一个人,今天突然会变的让他恐惧,让他从内心里胆寒。恐怕以后王龙的心里就要留口口影了。

  王云松开他,看着王龙一声不哼,灰溜溜的离开,王云的心中长出一口浊气, 见一次打一次,这话说的好,世上本是强者为尊,弱者只能受欺辱,要想不被人欺负,要想活着更好,只有自己不断变强,才难保护家人,保护自己。

  王云不知道的是,经过这一次的心里变化,树立了他在小村里的威望,更是为他以后的修行道路奠定了心理基础。

  修仙的艰难,只有经历的过的人才知道,而且比凡间的争斗更残酷,随时有损落的可能,当然这都是后话了。

  “云哥,你身上怎么这么多士啊,是不是那个王王龙又欺负你了,不要怕以后宏长大了帮你”

  “没事的宏,放心吧,以后没人会欺负我了,”王云眼中闪过坚定的目光,“而且云哥以后还要保护你,保护爷爷!”

  “云儿,快来吃饭吧,宏都等急了,小丫头一真在等着你呢,爷爷想先吃她都不让呢,呵呵”,王云的爷爷坐在旁边低矮的小凳上打趣小丫头,好像对王云这么晚回来根本没有放在心上。

  “呵呵没事,”爷爷明亮的眼睛似乎看透着一切,在他的眼睛里好像一切都不瞒不住他,有种无所适从的感觉,所以王云从来不敢对爷爷撒谎,因为他的那双眼睛好像要看穿你一样。

  白白的胡子垂到胸前,明亮的眼睛似乎会洞察一切,颇有点仙风道骨的感觉,深深的皱纹布满脸上。

  “嗯,真好吃,这些菜又是宏烧的吗?手艺有了进步啊”王云边吃边嘴巴里边吧嗒。

  “哼,那还用说!”小丫头听到后,劂着嘴神气的说,“就连爷爷都夸我烧的好呢。

  “呵呵,是啊,宏儿烧菜的手艺越来越厉害了,”爷爷高兴的说,爷孙三人吃的很高兴,一家人其乐融融,小院子里飘出阵阵欢笑声。

  可王云不知道,麻烦马上就来了,“云哥,吃完饭你带我出去玩吧,好久你都没带我出去了”小姑娘忽闪着大眼睛看着王云说。

  “出去玩可以,但别出村子,别进村外的山里,”爷爷意味深长的说,但很严肃,王云向来对爷爷说的话不会违背的,于是就答应下来。

  蓦然,院子里响起一声尖酸刻薄的声音,“嗯?”王云看见爷爷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厉色,阴深的可怕。

  王云从来没见过爷爷的眼神这么可怕,转而,爷爷又笑着对王云说“孩子别怕,我们出去看看......”

  如果不是王云无意见转头看见爷爷的眼神,还不知道爷爷的眼神有这么可怕的一面,毕竟在王云眼里,爷爷是个慈祥的老人,从来不多事。

  村子里大小事,爷爷从不参与,对人都很好,不管老少,“小丫头你在屋里呆着吧,不要出来了,”爷爷拍了拍王云的肩膀转身对宏说。

  “哦,”小姑娘不情愿的答应下来,一脸担心的看了爷爷和王云一眼,低头默默的吃自己的饭,爷爷微微一笑,没有说什么,就带着王云来到院子里。

  院子里早围了一群人,旁边的鸡吓的咯咯的的缩在窝里不敢出来,还有人不停的在说着什么......

  平时安静的小院一下子热闹了很多,不过王云不欢迎这些人,因为这些人是来找麻烦的,包括爷爷肯定也不欢迎,王云心里想到。

  因为他们穿的和别人好一点,别人穿的都是粗布麻衣,唯有他们穿的是他们从来没见过的丝绸. 这主要是他有个亲戚在外面,听说很有势力的样子,这都是他那个亲戚在外面给他们带来的。

  男的叫王七,长的小鼻子小眼睛,岁数不大,但头发都掉光了,穿一身黑色的丝绸,拇指上还带着一个绿油油的扳指,在那神气活现的。正在那里拿一个小棍掏着他那黑黄的大牙......

  女的一身粉红的衣服,老树皮一样的脸上偏偏涂上一层厚厚的粉,一笑起来,身上的肥肉一抖抖的,脸上的白面直往下掉,让人看见直起鸡皮半疙瘩。黑少白多的眼珠子一翻一翻的甚是吓人,也站在那里左瞄右瞅的,甚是得意。

  在他们前面站着个孩子正是王龙,只见他头上包着一层厚厚的纱布,怨恨的小眼睛正狠狠的瞪着王云。

  不错,这一男一女正是王龙的父母,此刻他们正在和周围的人说着他们宝贝儿子挨打的事,说什么这事没完。一定把王云揪出来,让他儿子出气。求收藏,求推荐,

  一个山村贫苦少年,从小受人欺负,出生时天出五色祥云,并伴有劫雷降下,被人看作灾星,十二年后,一次意外,竟被告知,自己竟是修真者后代,同时父母为了自己放弃大道,其后他决定走上修仙路,在漫长的岁月中,他从一个无名凡人,成长为虚空中无上存在,你是仙界强者吗,对不起,我掌控着你的生死,你是地狱的主宰吗,不好意思,你的轮回由我说了算,

  京ICP证030173号京网文[2017]2863-327号©2019Baidu使用百度前必读平台协议企业文库广告服务百度教育商业服务平台

(责任编辑:admin)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最新评论 进入纽约飞车计划详细评论页>>